青青草,青青草在线视频,青青草免费视频,青青草视频免费观看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求职路上的艳遇
求职路上的艳遇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青青草在线视频 青青草免费视频 青青草视频免费观看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.
大学毕业后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找到工作,其实我也知道现在工作不好找,况且我所学的也不是什么好专业。
可是就算工作难找也得找啊,要不指望老爸老妈养啊,我也是农村出生啊。
就这样我来到了广州。
听说这里的工作机会多一点。可是很多天过去了,工作依然没有找到。人才市场也去过好几次了,身上带的钱
也化得差不多了,如果再找不到工作真不知道怎么办?
想一想自己也是大学本科毕业啊,怎么工作就那么难呢?
好在我还有个住的地方,住在同村的一个伙伴陈平那里,陈平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,现在在一家工厂的流水线
上当工人,每天也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,而且他是上晚班的,所以白天他在床上睡觉,晚上我在那张床上睡。
这一天我走在路上,刚刚从一家公司面试出来,那个长得肥胖的人事经理说:「你回去等通知吧。」我就知道
这话的意思其实就是没通过。
已经是下午了,初春的太阳还有些热烈,新年刚刚过去,可是太阳就变得有些热了,毕竟是广东啊,就是热。
如果在家乡的话这会肯定还是寒冷的冬天。昨天刚刚和老爸通过电话,他问我工作找得怎么样了?我说还再找,这
事得慢慢来。
老爸说:「我就不相信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了?」
我说:「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不是啥稀奇。」
「是不是你太挑了?」
「慢慢来吧。」
一想到老爸一个农民供我读大学也挺不容易的,现在我十年寒窗,哦,十几年寒窗,小学六年,中学六年,大
学四年,天啊,算一下竟然读了十六年书。幸好还同考研,如果再读几年研出来那还得十九年。
我一边想着这事一边在路上走着,附近是一片高档的小区,听说这时的房子都是一百万以上,真不知道是些什
么人才能住这样的地方,那么多钱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挣到这么一房子?看来我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了。
刚考上大学那会我还对老爸说:「以后我把你们接到城里去住,让你们也享享清福。」真是年少无知啊。现在
看来饭都吃不上,还说给老爸接到城里来住,真是好笑。
我抬起头来,远远地看到一个人在奔跑,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女式的坤包,发力狂奔。背后跟着一个女人在喊
那个男人跑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想都没想伸出右脚挡一下。
可能他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下,他一下子倒在地上,那个包也被扔得很远。把他绊倒之后我心里也吓得扑扑乱
跳。因为我听人家说这种打劫的一般都不是一个人,都是有一伙人的,搞不好还带有凶器,如果给我来一刀子那可
就惨了,我才二十二岁啊,还是一个处男,就这样被人捅一刀那可就太不划算啦。
想到这些我心里还真后悔,刚才是不是不该管这闲事,出门的时候家人都告诉我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千万别
逞什么能做些出风头的事儿。
现说人家抢劫说不定也是走投无路才这么做的,但凡有一点出路谁会走这条路啊。就像我现在一样,找了一个
多月的工作还没找到,身上的钱也花完了,我都有点去抢劫了。
我心里真是又怕又同情,但还是大着胆子向四周看去,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同党,如果要上来找我麻烦我得学
会自保啊。
四周空荡荡的,好像没什么人,过来过往的都是一些车,走路的人很少,连骑自己行车的人也没有。广州禁摩,
更加没有骑摩托车的人,原来只听说抢包的都是骑在摩托车上抢的,两个人合伙干,一个人开车,坐在后面的负责
干活,现在还真有人单枪匹马干这活啊。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干脆我跟这人合伙来干这个算了。我还是会开摩托车的,
问题是咱们得先买个摩托车啊,这也得钱,没钱。
看来这个计划也是落空啊。
那家伙被摔了个狗啃屎。不过这会也爬了起来,他也顾不得抢来得包了,他甚至看也没看我一眼,跑了,跑得
也一瘸一拐的,看来摔得不轻啊。这也不能怪我啊,我只不过把腿伸了一下,他自己走路不长眼睛可怪不得我啊。
我把那个紫色的坤包捡起来。哇,如果里面有很多钱,我干脆自己拿起来再跑算了。我看了一眼那个女人,还
在老远的地方,如果我要跑得话她可能追不上。
问题是值不值得咱为这个包跑呢?
不能。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还大学毕业呢。从小老师就教育我们要拾金不昧,捡到东西要交给失主。小
时候我也是唱着歌「我在马路边,捡到一分钱,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」长大的,我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?
现在谁还顾得上这个啊,饭都吃不上还做好人好事?我是不是有病啊?出来找工作时带的两千块钱也用完了,
如果真有个一千两千那也可以救一下我的急啊。
我打开包,看一下里面有什么东西。
一包纸巾,一盒女士烟,一个手机看起来还蛮漂亮的,不过估计也值不了多少钱。还有一支口红,一面镜子。
:「抢劫啊,抢劫啊。」
奶奶的,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嘛。
不过这样也好,我也免得走上犯罪道路,还乐得做个顺水人情。我正在这样想着那个女的走近了我。这个女人
年龄大约有二十四岁左右,样子十分清纯,我说清纯是指她的脸蛋十分清纯,再细看她的脸以下的部位。
各位,冷静一下,容我细细描绘她的脸蛋以下的部位。
她的脖子白白的,由于她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衣,而第一颗扣子又没有扣上,从衣领的位置可以看到她白白
嫩嫩的脖子,再向下看会看到什么呢?乳沟。哦,不,一支白金的项链。那么从衣领往下真的不能看到什么吗?不,
还是可以看到她白色的乳罩边缘。这白色的乳罩里面包着是一对什么样的乳房呢?那里的皮肤是不是也像她脖子这
儿的那么白呢?应该比这里还要白一点才对。
她白色的衬衣似乎快要包不住那对大大的小白兔,由于刚才她是跑过来的,所以这会儿还喘着气,随着她喘气
的节奏,她胸部也一起一伏的,简直是波涛汹涌啊。这会儿我真想把手伸过去,抚摸一下她的胸部。
可是不行,我不能这么做,我这么想想可以。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胸部的位置,看着她起伏的胸。
她一边喘着气,一边说:「谢谢,谢谢你了。」
因为喘息的声音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。那声音仿佛是一个女人在床上喘息的声音,虽我我并没有必经验,那仅
仅是在实践上我还没有这种经验,而事实上我在大学时,那些同宿舍的室友的电脑是主要用来看A 片的,那种熟悉
的声音就是从那上面听到的,那声音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A 片,以及那些A 片里叫床的女人。
我这样想是不是有点下流?人家跟我还不认识,仅仅是看到她的胸部我就如此联想,哎,还说自己受过高等教
育,汗一个先。
女人可能注意到我看她的眼神一直没离开她的胸部,她有些紧张,向我退了几步。好像把我当成色狼了。她拿
着包,翻开看了一眼,什么东西也没少。她从包里拿出五百块钱递给我说:「谢谢你。」
怎么包里还有钱啊,刚才我怎么没看到呢?看来这个包包是有好几个夹层,我只翻开了其中一个夹层,所以没
能看到也是正常的。这个钱我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?要说呢我目前的确缺钱,不过做好人就要做彻底一点儿。
我坚决地摇摇手说:「这个钱我不能要。」
她说:「一点儿意思,你不要客气。」
她一边说着一边把钱向我手里塞,但是我坚决地推开了她的手,她看我态度十分坚决也不好勉强,把手又收回
自己的包里。
看着她把钱又放回自己的包里,我心里又有点后悔。要知道我来广东找工作这段时间才真正体验到生活的艰辛,
钱的重要性。我就为什么不要这个钱呢?虽然这样想,可我还是不能要,一来五百块钱也帮不了我的大忙,二来从
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。可以说我拒绝接受她的馈赠是一种本能的反应,多年的教育把我搞成了一个虚伪、心口不
一的人。
同时我心里还有一点阴暗的想法,她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,我们会不会发生一点其它的事呢?当然这个想法
当时只是一闪念。后来证明关键时候我的选择还是对的。
这个女人看我这么高尚,也表示钦佩。但是为了表达她的谢意还是邀请我去她家里去坐坐。乖乖,她居然邀请
我去她家里去坐坐,看来该着我的艳遇要来啊。
她家离这里并不远,就在这片小区。在路上她告诉我她叫小娜,她让我叫她小娜姐。
我说:「你怎么见得就比我大?」
她看我认真的样子笑了起来,她笑起来的样子更加让我心动,随着她的笑她的胸部也是一颤一颤的乱动,以前
听人家说花枝乱颤,现在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她问我叫什么名字,我告诉她我叫张朝阳。
她说:「张朝阳,这个名字好熟悉啊。」
她想了一会儿,可实在没想起张朝阳到底是谁,还好,可能她平时也不关注新闻,不关心网络之类,连大名鼎
鼎的张朝阳也不知道。否则我又要费一番口舌跟她解释半天。虽然我也叫张朝阳,可跟人家差别却很大。人家里大
公司老总,我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,还在为一份工作发愁。
她说:「刚来广州的吧?」
我心里有点惊讶,这个都能看出来啊。我说:「是的,刚毕业来找工作的。」
她说:「找到工作了么?」
我说:「还没有。」
走进她家的房子我才惊讶了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百万以上的房子。房子一间三层的独立的别墅,可能还不
止一百万。我心里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种猜测,实在想不通她到底是干什么的,年纪也不大怎么住这么好的房子?她
哪儿来的钱?
我进了院子,院子里还有一个喷水的假山盆景之类,停着一辆车,我对车没什么概念,只识得本田奇端什么的,
别的车也没见过。她的车我也不认识,我跟了她进入她的房子里,原来她是一个人住,哈哈,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
子居然一个人住,难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一点什么?
而且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夜色已经来临啦。诸位观众,现在我和小娜两人单独在她的房间里,接下来
会发生什么呢?而且天气已晚啊,孤男寡女独处一室,就是想不发生一点什么都难啊。
可是我又有些担心,她一年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住这么好的房子,还有车,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二奶,会不会是
那个高官或者大老板包养的情人呢?如果碰上黑道老大包养的情人那可就问题大啦。
黑道老大的情人?想到这儿我心里惊出一身冷汗,虽然我有些色胆,可是为这事把命送了那可就不好玩了。
所以我还是坐在她的客厅里,一动也没有动,根本不像你想像的那样走上前去抱住她,然后……
这样想想可以,真要做出来还得细细考虑考虑。做任何事还得讲究个水到渠成,看来此事绝对不可胡来。接下
来先跟她聊聊天,多掌握一点她的情况,这样才好有所动作啊。
我说:「小娜姐,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吗?」
她说:「不是,还有一个保姆出去买菜了,一会就回来了。」
我说:「哦。」
我四周望去,天色已暗,还没回来啊。小娜看着我神色不安的样子,笑了一下,她这样一笑仿佛看穿我的心思。
她说:「还有我爸爸这几天也在这里住,过来照顾我,不过他还没下班,下班后就过来。」
我心里一惊,还有一个男人。看来我刚才没有胡来,如果真要是有所动作,那这会儿保姆和她爸爸回来可就惨
了。
我说:「那我也得回去了。」
小娜姐说:「别啊,吃了饭再说吧,你今天帮我这么大的忙我还没谢你呢。」
我说:「其实没什么,刚好路过。」
她说:「我还有一份合同放在里面呢,还有我的一些证件,如果被抢了真得很麻烦,所以我必须得好好谢谢你。」
她说谢谢我时,眼睛狠狠地看了我一眼,同时也是风情万种的样子。难道她要以身相许?应该不会吧,不过如
果她真是那个大老板包的情人,而那些大老板可能长期不在身边,她也处于性饥渴状态,这就很难说了。这样想来
我还是留下来,看一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?就算发生了什么,反正我也是一个男人,也吃不了什么亏。哈哈,那我
就留下来吧。
我们正在谈着话,外面门响了。会是谁来了呢?我和小娜姐一起站起来,站到窗口去看,原来是小娜姐的保姆
买菜回来了。没想到小保姆都长这么漂亮,我心里有点痒痒的,小娜姐告诉我她叫小灵,然后还问了我一句:「漂
亮吗?」
我不知道小娜姐为什么要这样问,再漂亮也没有小娜姐漂亮啊。
我说:「虽然漂亮,但还是比小娜姐差多了。」
小娜姐说:「没想到小鬼你还挺会说话的。」
说完她就下楼去按排小灵做饭的事,告诉她要做三个人的饭。当小娜姐上来的时候我问她:「不是还有你爸爸
吗?怎么是三个人的饭?」
她说:「我爸爸平时就在厂里吃,很晚才回来的。」
她虽然不经意地说厂里,却暗中符合我对她的猜测。原来是被大老板包养的二奶啊,能开工厂,看来不是一般
地有钱。可是她爸爸也在厂里吃饭,是不是厂就是她爸爸开的呢?
难道她是富家女,还没结婚?
如果真是这样就好啦,她既然有意留我吃饭,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?在这之前我还担心她是黑社会老大的情人,
看来我是看警匪片看多了,哪来那么多黑社会啊,记住这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广州呢,不是香港。
她是富家女,如果还没男朋友就好啦,我岂不是白捡一个大大的便宜。嘿嘿,想到这里我心里简直是心花怒放
啊。
看看这房子,看看这屋里的摆设,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猜测颇有些道理,还有专门的保姆侍候,真不错啊。
转念又一想,不对啊。这不是言情小说的路子吗?富家女和穷小子,结果穷小子娶到了富家女,时来运转。言
情小说,韩剧的套路,不太像真实的生活啊。我把自己脸狠狠地拍了一下,生痛生痛的。看来这是真的,不是梦。
他奶奶地,没想到我张朝阳时来运转啊,搞不好也像那个张朝阳一样,混成一个公司老总。
可是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本质上我对于这种太过于美好的事情都有一点怀疑。太过于美好了就不太像真的了。
这可是现实生活啊,不是言情小说,也不是意淫小说,人家富家女偏偏就看中我了?
可能我长得比较帅吧。这样说倒还真没吹,虽然我一直是个穷小子,刚毕业的学生,可是对于外表我倒还是有
几份自信的。有外表的男人就是强啊,看来我真要转运了,难怪去年过年的时候有一个算命的瞎子说我今年会时来
运转,有贵人相助,看来还真有那么回事。哈哈,小娜姐,今天晚上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。
晚上吃饭是我们三个在一起吃的,我、小娜姐、小灵。和两个美女一起吃饭感觉还真不错啊。
小娜姐说:「喝一点什么酒?红酒还是白酒还是啤酒?」
还有酒,莫非小娜姐想先将我灌醉,然后再将我弄到她床上去,如果她要真这么办我倒也没什么意见。哈哈,
毕竟小娜姐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就像她对我没动心思,我倒对她动了一点心思。
我说:「我不会喝酒。」
小娜姐说:「那就来点红酒吧,对身体也有益,少喝一点没什么的。」
小灵马上起身去拿酒,然后给我和小娜姐都倒上。小娜姐说:「小灵你也来点,今天没外人。」
我心里暗暗得意,看来小娜姐还真没把我当外人啊。会不会两个女人把我灌醉了,然后让我跟这俩大美女玩3P,
小娜姐身体看起来丰满性感,不过小灵虽然看起来瘦一点,可也是样子清纯,而且看起来小灵估计也就十八岁还不
到二十岁的样子,看起来更是青春逼人啊。
能和她们俩大美女一起玩3P. 嘿嘿,想起来就不错啊,我真的不会介意的。
我们三人一边吃菜,一边饮酒,酒桌上小娜姐又一次向我表达了谢意。多大的事啊,小娜姐还真是太客气了。
显然小娜姐对我的好感也不仅在于我刚才帮她捉贼的份上,我更宁愿相信小娜姐对我的好感是喜欢上我了。
我也的确有资本让她喜欢嘛,毕竟我年轻,长得也还帅气。
三人一边饮酒一边说话,小娜姐不时给我夹菜,小灵也不时给我酒满上。虽然我很少喝红酒,而且酒量也不行,
可是两个美女轮翻进攻,我也喝了不少。
小娜姐和小灵喝过酒之后脸也变得绯红,看起来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娇媚,真像成熟的蜜桃啊,现在我就想把她
的脸咬一口,或者亲亲她的脸蛋。小灵的情况也差不多,她青春逼人的气质更让我心动。
我的心啊,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。
一边还在想,接下来的事会怎么样呢?小娜姐好像已经意乱情迷了。对了,诸位观众,我忘记交待一件事了,
小娜姐一回来就脱去外套,这会儿穿着红色的紧身背心,而且还是胸口开得很低的那种。她胸前那两个小兔子就快
要跳出来啦。注意,我说小兔子仅仅是出于叙述的含蓄,其实这对小兔子一点都不小啊。
红色的小背心,低胸的那种,我刚好坐在她对面。她起身给我夹菜的时候我都可以看到她的乳沟,加上酒精的
作用,她也喝了不少酒,我的眼睛几乎不想离开她的胸口的位置。那里面会是怎样一幅动人的图画啊。虽然喝了很
多酒,我身体却一点点的苏醒过来,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下面正在一点点的雄起。没办法不冲动啊,况且我这么年
轻的身体。
这餐饭吃了好长时间,后来小娜姐的爸爸也回来了,我看到一个中年男人,不过他只跟我打了一个照呼就回到
一楼去睡了。
看着她爸爸的样子,穿着也是一般,好像又不是什么大老板,最起码气质上就没有富人那种什么也不在乎的那
股劲。
那么小娜姐到底是不是我想像中的富家女呢?
当时我们三人还在二楼的客厅里吃饭,二楼的客厅里有三个房间一个客厅。小娜姐让我先洗澡然后睡了,她把
其中一间房间的门打开。
我说:「小娜姐,我还是回去吧。」
她说:「现在很晚了,要回去也没有车啊,还是先住下吧。」
时间也的确比较晚了,况且我们都喝了不少酒,有些头晕脑涨的,进房间的时候我问了一句:「小娜姐,你住
那个房间?」
小娜姐倒也没生气,她笑了一下说:「小鬼想什么呢?」
不过她还是告诉我了,她就住在隔壁那个房间。小灵呢在三楼住,原来是三个人一人住一间,看来还真是有钱
人好啊。我从浴室里洗好之后就睡到床上,小娜姐拿来一件衣服给我换上,我也没多想就换上了,声明一下,是那
种睡衣。
我睡在床上,小娜问我要不要出来到客厅里看电视。
我说:「不看了,早点睡吧。」
因为当时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,平时这个时间我也都睡了,况且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,头昏昏的也的确想睡了。
我想的是晚上会不会和小娜姐睡到一起去,可是现在照这个情形来看,好像可能性不大。
到底小娜姐怎么想的?如果她仅仅是出于感激留我下来吃顿饭,那我在这里岂不是浪费太多时间了?
外面客厅里有人走动,透过还没关上去的门,可以看得出是小娜姐在走动,然后我听到关门的声音,她进了浴
室里面,肯定是洗澡去了。我听到水哗哗流动的声音,哈哈,这会儿小娜姐一定在里面洗澡啦。
看来我得等一等,也许小娜姐想先洗完澡,然后我们再成全好事。哈,哈,看来我想得还真有些道理啊。俗话
说的好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我得耐心一点。
我得先说明一下浴室的门是那种玻璃门,但是从外面却看不到里面,如果说完全看不到也不对,还是可以隐隐
约约看到她模糊的身影,我起身站到房间门口看着浴室里那个人影,这会儿在向自己身上涂淋浴露吧。小娜姐,如
果你不介意我倒真愿意给你来涂啊。嘿嘿,各位观众,接下来到底我有没有在今天晚上和小娜姐成全好事呢?小娜
姐洗澡出来会不会走进我的房间呢?还是把我叫到她房间去呢?
下面我们先来设想一下将会出现的情景:
情景一:小娜姐进浴的时候比较匆忙,也或许是故意的,所以浴室的门只是虚掩着,并没有真正关上,我只要
轻轻一推就可以推开,嘿嘿,接下来我看到她已经完全脱光的身体,还带着水珠,呵,那可真是出水芙蓉啊。她的
头发湿漉漉的,她一下子看到我,显然也了一惊,慌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胸。嘿嘿。
我一边淫笑着,一边搓着双手说:「小娜姐,我来啦,来安慰你一颗寂寞的心。」接下来的事大家就想像一下
吧,我就不写了。
如果她是有意要留着门的,那么此时此刻就不会是这种情形,而是笑意淫淫,她看着说:「小张,你终于来啦,
来帮姐姐搓搓后背好吗?」我说好啊,然后给她搓了前面搓后面,搓了后背搓乳房,后来我对她说:「外面都搓了,
里面还要搓一下啊。」接着我就把那东西放进去,帮她搓一下她里面的内容。
嘎嘎,如果这样就太棒了。门到底有没有关上呢?我得去推一下看看,这样想着我就悄悄地走到门口去,又怕
她看到我的身影,我只好站在墙跟,然后去推那门,门关得很紧,根本没有推开。看来情景一只是我的幻想啊,没
有实现。
情景二:小娜姐先洗的是头发,她已经把衣服全部脱光,可是洗着突然发现洗发水用完了,她想起来还有一瓶
洗发水放在外面,于是就叫我帮她拿进去。于是门开了,我不但一只手伸进去,同时整个人也进去了,嘎嘎,我看
到美丽的小娜姐此刻成了任我宰割的羔羊……
情景三:小娜姐洗得很细,把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洗得很干净,可是洗完才发现没有带衣服进来,于是叫我给她
拿衣服,借口找不到她的衣服放在哪儿,然后磨磨蹭蹭终于找到了她的衣服,她也放松了警惕,接着我推开门进去
里面,嘎嘎,她刚刚洗得干干净净的身体,此刻还散发出淋浴露特有的香气,我抱紧了她……
最坏的情况就是当我进入房间之后,她告诉我:「不行啊,因为这两天我正在来月经。」如果是这种情况呢,
我就先给她讲一个笑话:唐僧西行遇一女妖,观其乳丰臀肥,故欲行房事,女妖见状惊呼:长老!小女月经在身恐
有行房不便!唐僧听罢双手合一道:阿弥陀佛,贫僧正为取经而来!
嘎嘎。不过呢,如果要是她真是来月经了,那就只好作罢,想必以后还有的是机会,唐僧可以为取经而来,我
可不行。
于上三种情景,第一种已经试过,门从里面紧锁着,显然行不通。接下来的第二种情景和第三种情景都是要小
娜姐自己打开门。那么她会不会打开她的门呢?
我得好好等一等,一直等到小娜姐叫我帮她递东西进去,从目前情况来看,洗发水、淋浴露都没出现短缺情况,
而且毛巾也放在里面(她在里面已经洗了好大一会儿了)。那么会不会忘记带衣服呢?
我一直坐在床上等待着出现奇迹,可是一直等到小娜姐出来,她一边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出来。我所期
待的情景一个也没有出现。郁闷无比。她看到我还没有睡去,她说:「小张还没睡啊。」
我说:「小娜姐,你好漂亮啊。」
我说的是实话,因为此时此刻小娜姐湿湿的头发,诱人的睡衣,看起来更有一种动人的气质。她进了自己的房
间,拿了一个吹风机站在客厅里吹头发,一边对我说:「早点睡吧,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」
我说:「什么地方?」
她笑了一下说:「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」
听小娜姐这么一说,我虽然怀着疑惑的心理,可是却什么也不能做,只好先睡去再说。睡觉前我还在想,今天
晚上看似会有机会和小娜姐发生一点什么艳事,可是现在到了晚上十二点了,可是还没有发生任何事。
难道就这样完了吗?
各位观众,本文的题目就是求职路上的艳遇,艳遇在哪儿,难道被张朝阳忽悠了?
半夜时我醒过来,也不知道什么时间,只是感觉到体内有点难受,看来得排泄一下,我迷迷糊糊地开门出去,
然后进了卫生间的门,虽然当时卫生间的灯亮着,可是我意识迷糊状态之下,竟然没有注意到。
然后我推开门,我看到惊人的一幕,小娜姐坐在马桶上,哦滴神啊。
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连忙退出去。可是这会儿小娜姐已经看到我了,而我也看到她白色的臀部,虽然只是一
瞥,可是那种刺激还是相当大。
不大一会儿时间,我睡在床上,虽然我并不有开灯,可是我还是感觉到了有人进了我的房间,看来我的艳遇就
要实现啦。黑暗中也掩饰我那种心虚,我先是感觉到她柔软的手,然后就是她的身体的那种热度,暖暖的,那种女
人特有的气味,香香的。
我们俩人都没有说话,几乎是顺理成章地我把她抱在怀里,然后开始吻她,似乎她也早就期待着这一刻,原来
小娜姐也一直期待着这一切啊,那为什么开始的时候她要跟我装呢?
看来女人都有两面性啊。
我伸手一拉就拉开她的睡衣,她的软软的身体倒在我的怀里,各位观众,剩下的是儿童不宜的镜头,通常在这
种情况下,你只会看到俩人抱在一起倒向床上,你看不到俩人在干什么,在这里我就不细写啦,如果再细写斑主就
会删贴。
事毕,我抱着小娜姐,轻轻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身体,想我十十二的处男之身就这样失去了,而小娜姐的表现也
让我惊讶,她好像对于性也体验不多,也或许是我来来对于女人没有多少经验。
我说:「小娜姐,难道你还是处女吗?」
小娜长叹一口气,她还倒在我的怀里,说:「不是啦,我是过来人呢。」
我说:「那为什么刚才你大呼小叫,好像从没体验过一样?」
话一出口我有点后悔,虽然我们刚刚过完性生活,我想像当中我们关系应该比一般男女更靠前一步了,可是毕
竟同小娜姐也才认识一天,这样直接问人家毕竟不好。
不过小娜姐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,她反而问我:「你是第一次吗?」
我说:「是啊,实在不好意思,边么大第一次做这件事。」
她倒笑了,黑暗中我还可以看到她笑起的样子,十分动人。这个时候天大概也快亮了,外面隐隐约约有些亮光。
她说:「可是你表现十分出色,好像技巧也不错哦。」
看来她的意思是夸我了。虽然我第一次做,比起别人来还是技术不错,看来这件事也得讲天赋啊,在这方面我
有天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。不过我还得谦虚一点才行啊,不能别人表扬一下我就顺杆爬啊。
我说:「可能我理论知道比较丰富吧。」
小娜姐一听来了兴趣,她说:「你哪来的理论知识,难道大学里还教这个?」
呵呵,这倒不是大学里教的,不过说大学里学的也不错,但这可不是在课堂上学的,就是教授来了也没法教这
个。
我说:「大学的时候就经常上一些网站,看一些贴子啊,还有下一些A 片来看,所以理论知识就丰富一些,有
了正确的理论指导,革命才能取得成功嘛。」
小娜姐笑了,呵呵的笑声,她呼出的气息热热的在我耳边,我心里也暖暖的。真不知道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,
老天爷对我这么好,老天爷啊,你真是我的亲爷爷。看来人家说好人有好报,我是深信不疑了,你看我不就是这样
一个例子吗?只是举手之劳,哦,抬脚之劳,抬起个脚把个抢包的贼绊倒,没想到就遇到这样的好事。看来人还是
要多做好事啊。
我说:「小娜姐,你这么年轻就住这么好的房子,开这么好的车子,真是好命啊。」我这样说目的其实是为了
问她的身份,都知道刚开始我猜测她是当官的包的二奶,或者富商包的二奶,甚至黑道老大包的二奶,或者是富家
女,可是到现在我还没搞清楚她的真正身份,到底她是哪一种身份呢?
我等待着小娜姐的回答,有好半天小娜姐没有说话,我也没有说话,这个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,透过窗子还可
以看到外面的光线正在一点点的进来,虽然我怀里还抱着小娜姐,可是我心里却有点紧张,也许这话不该问。我怎
么就那么好奇啊。
过了好久,小娜姐叹了一口气说:「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说了怕你会看不起我?」
她这样一说,我想大概我猜得八九不离十,看来真是别人包的二奶了。
我说:「怎么会呢?」
这个时候我想我不需要说太多的话,只需要静静地等待她说出来,如果她愿意告诉我她自然会说,如果她不想
说,我也强迫不了。我把右手紧紧地抱着她,用了一点力,把她拥在怀里,可能她也感受到我对她那种关心。
她说:「房子是一个香港人的,车子也是她的,厂子也是她的。」
注意,我刚才用到「她」这个字,其实这不是笔误,也不是错字,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小娜姐所说的香港人
是一个男的,甚至在我想像中已经想像出了一个中年的香港男人,我看过太多的有钱香港老板包二奶了。
我没有说话。
小娜姐接着说:「不是你想象的是一个男人,而是一个女人。」
我惊呆了,因为以前只有电视或者书上知道这种情况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同性恋?哦,我什么都明白了,难
怪小娜姐在刚才做爱时那么激情澎湃。
我握了一下小娜姐的手,小娜姐说:「其实我倒是对男人更有兴趣,可是阿美姐喜欢我,她是我上司,我没法
拒绝她,你不会嫌弃我吧?」
小娜姐啊,我有什么资格来嫌弃你啊,就算你是为了钱,或者为了生计和一个喜欢女人的女人来做,这又有什
么呢?都不容易啊,看起来衣着光鲜的女人,这么漂亮美女的小娜姐却在背后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所知的事。
从小娜姐的叙述中我知道她刚才说的那个叫阿美姐的女人,一个香港女人,现年三十四岁,却一直没有结婚,
是因为她生来就对男人没性趣,而更喜欢女人,性取向倒不影响她的聪明才智,人家还读的是国外名校。
我想香港大概一般人都可以读到国外名校。后来在广东开了一家内衣厂,专门做女人内衣,不过阿美倒的确有
些商业头脑,她不但生产内衣,更懂得经营品牌,还专门成立有广告公司,而不是给别人做贴牌生产,这样就赚得
更多了。
我说:「怎么没看到她呢?」
小娜姐说:「她去香港谈一笔业务,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回来。」
哦,明白了,这个结果倒真的出乎我的意料,我想像中的各种情况都想到了,可是竟然都没有猜中,小娜姐刚
开始就在阿美开得这家内衣厂里打工,后来阿美看中小娜姐的漂亮就不时约她出去逛街购物,小娜姐想了想还是跟
了阿美。这总比跟一个男人要好多了吧。
我说:「小娜姐,这么说你还从没接触过男人?」
她说:「是啊,可是我真怕自己变得不正常了,还好,我还是喜欢男人多一点。」
我抚摸着她的身体,心里不由生出一种爱怜,小娜姐也才二十五岁,很年轻的身体不知道怎么度过这些日子的,
我的身体也渐渐恢复了些,好像心里那种欲望又像火一样慢慢的燃烧起来了。
我说:「小娜姐,你还想要吗?」
小娜姐却有些害羞了,她把头偎依在我的怀里,我起身把她压在下面,然后紧紧地抱紧她……
天色也已经由最初的黑暗变得明亮起来,一直到小灵叫小娜姐起来吃饭,不过她可能没有想到小娜姐会睡在我
的房间里,看到小娜姐从我房里出来,小灵还是吃了一惊。
我倒对小灵有些担心,真怕小灵会说出去或者怎么着了。
等小灵下去端菜的时候,我小声问小娜姐:「你说小灵看到我们在一起会不会说什么啊?」
小娜说:「这个不必担心,小灵是我的人,她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我带她来我这儿做保姆的,还是我们家一远
房亲戚。」
我说:「这样就好,这样我也放心了,其实主要是担心你难做。」
吃完的时候小灵倒是不时地看我,可能她实在想不通怎么才一夜的时间小娜姐就睡到我的床上去了,我们俩人
这么快就能在一起,实在是匪夷所思吧,当然这如果在平常人那里的确有些讲不通,可是对于小娜姐这样一个二十
五岁的女人,本来是喜欢男人的,却只能做一个同性恋的女人的女人,她内心那种寂寞又是常人如何能体验得到的
呢?
看到小灵如此看我,我倒有心跟小灵开个玩笑,饭桌上反正就我们三个人,不如说通小娜姐让小灵过来,我们
一起来玩3P那该多么有趣啊,以前只有A 片里看到过。
我说:「小娜姐,你看小灵春心已动,如果你不介意,小生倒愿意效劳。」
小娜姐说:「你个小鬼还蛮贪心的。那可不行,我们家小灵那可是好女孩,才十八岁呢。」
我哈哈一笑,一边看小灵的反应,小灵倒没有说什么,只是羞红了脸,看着一个女孩子羞红了脸还真好玩呢?
既然她能害羞说明她的确春心已动,看来以后我有的是机会,也就不急这一时啦。
吃过早饭本来说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,可是小娜姐像好像忘了一样,我也没什么心情出去,坐在客厅里看电视。
一大早小娜姐父亲就去厂里上班去了,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小娜姐的父亲还在厂里管点事,看来似乎是家族企业,
其实是小娜姐的父亲前几年下岗了,小娜姐不忍心看着她父亲在家里闲出病来,就叫她过来厂里管点事儿,老头工
作挺认真,起早摸黑。
小灵出去买菜去了,似乎这是她唯一热心的事。
家里只剩下我和小娜姐,她打开电视,我们坐在二楼的客厅里看了一会电视。小娜姐依偎在我怀里。
我说:「吻一下。」
小娜姐把脸伸过来,我先是吻她的眼睛,然后是嘴巴,后来俩人都有点激情澎湃。
小娜姐说:「我要。」
我笑了:「要什么啊?」
她说:「坏死了,明知道还这样问人家。」
女人要撒起娇来还真要人命,不过小娜姐也还年轻,所以撒起娇来倒还可以接受。我经过这么长久的休息,身
体也恢复了。
毕竟才二十二岁年轻的身体嘛,恢复起来也挺快的,我感觉到自己身体正在一点点的欲望膨胀,看来我也有点
想要了。
没办法,手里抱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,想不要都难。现在明白了,为什么那些当皇帝的硬是会短命,太多的
女人了,而且都是那种绝色女子。一个男人如果对着这样的绝色女人还没有性冲动,实在很难。
我把小娜姐抱到她的房间里,然后关上门。
客厅里的电视还在放着,如果这会儿有人进来,肯定会非常奇怪,客厅里电视放着,却没人在家,没人看。
我说:「小娜姐,你说会不会了阿美突然回来,如果她看到我们这个样子会不会生气?」
小娜姐说:「不会啦,她回来一般会先打电话给我的,现在这会儿她还在香港呢。」
我说:「看来我的担心有点多余啊。」
她说:「是有点多余。」
当一切结束的时候,小娜姐还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,我看了一下时间,大概也有一个小时了吧。
我说:「还行吧?」
她说:「真舒服,你想不想我们长久在一起啊?」
我说:「当然想啊,你有什么办法吗?」
我知道小娜姐既然这样说,肯定已经有主意了。如果她没想好,绝对不会这样问我。问题是她也不会跟着我,
因为我什么也没有,一个新来广州打工的打工仔,目前还没有找到工作。
小娜姐说:「刚好阿美目前正在招一个董事长助理。」
我明白了,原来小娜姐想让我去应聘这个职位,好啊,我心里暗暗欢喜,看来工作的事情也可以解决啊,真是
没想到啊。
我说:「招男的吗?」
她说:「男的。」
我说:「阿美不是喜欢女性多一点吗?为什么却想招一个男的做助理,招一个女的不蛮好的吗?」
小娜姐笑着看着我,她衣服还没有穿呢,我们俩人就这样光着身体,睡在那张大床上,床上还有那种女人特有
的香气,我想像得到平常的时候阿美就是在这张床上和小娜姐一起行事的吧,真想不通俩个女人在一起,如何才能
达到性高潮。
小灵在外面敲门时我们还没有穿好衣服(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耻了),小灵在外面说:「小娜姐,阿美姐打来
电话,你快出来接吧。」
我和小娜手忙脚乱地穿衣服,小娜姐把一件T 恤衫胡乱套在身上就出去了,我也忙着穿好衣服出去,看到小灵
站在外面,她看到我时我没脸红,她倒脸红了,真是小女孩啊,小女孩就是这么可爱。
小娜姐讲完电话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我问她:「什么事啊小娜姐?」
她说:「没事,阿美明天就要回来了。」
我说:「哦,那我得走了吧。」
她说:「没事,下午再走,她不会这么早就回来的。」
小灵看我们坐在客厅里,她可能想不方便呆在这里就又下去了,其实现在她也没什么事,只不过准备中餐而已。
小娜姐这生活过得还真象是寄生虫一样的生活啊。
我说:「小娜姐,平时都这样吗,也不去干什么事,吃了睡,睡了吃?」
她笑了说:「那里啊,平时还要去厂里忙,今天不是小鬼你在这里吗,害得姐姐都没心思工作了。」
电视节目没什么好看的,实在无聊的很,小娜姐问我:「你会开车吗?」
这还真是问对了,我在大学的时候还真学过开车,还考了驾照的。我说:「当然会啦,还有驾照呢?」
她说:「那太好了,我还怕你不会呢。」
我算是明白了小娜姐的意思,阿美虽然对异性不感兴趣,可是工作上还得需要一个男的当助理,一来可以显示
自己的权威,二来用来掩饰自己不同于常人的性取向。小娜姐让我后来去她公司去应聘,前面几关她说了算了,就
不用再试了,后来去后直接让阿美面试,阿美姓李,叫李董。
小娜姐问我:「记住了吗?」
我接过她递过来的名片,说:「记住了,后来上午十点。」
我回到陈平的住处里,陈平刚好今天没有上班,这样的机会几乎不多。
我说:「今天你休息?」
他说:「是的,你怎么昨天没回来?」
我说:「哈,遇到好事了,以后再跟你细说。」
陈平笑了,他还不相信能有什么好事,他问我工作找得怎么样了。
我说:「我要交好运啦,估计这事也成了。」
陈平对我好运还有些不依不饶,很好奇的样子,既然他这么好奇,我就跟他说说吧。我讲完后,陈平不相信。
陈平说:「不可能吧,还有这样的好事,我怎么没遇到?」
我说:「还真是,我都有些不相信,可是没办法,谁叫我遇上了呢。哈哈。」
他说:「那可真是艳遇啊。」
我说:「明天我休息一天,后来上午十点钟我要去面试,估计成了。」
上午我按照小娜姐给的地址找到那家公司,十二楼,我上了电梯,心里还有些紧张,不知道面试结果会自如何。
进了办公室,前台小姐问我来找谁。我说:「我是来面试的。」
因为小娜姐已经跟她们说过了,所以直接可以到李董这里来面试。
我整理一下西服,把紧张的心情搞轻松一点。
前台小姐说:「请跟我来。」
我看到那张大班台前坐着一个女人,三十来岁的样子,虽然有着一张精致的脸,可是毕竟岁月无情,看上去还
有些皱纹,脸上的粉也挺厚的。不过这个人现在就要决定我的工作了,我也得慎重对待啊。
阿美说:「你就是张朝阳?」
我说:「是的。」
阿美说:「怎么搞的,跟名人的名字一样嘛。」
我无语。名字可是父母给取的,我也没办法啊。叫这个名字还真是挺麻烦的,每次总要动不动跟人解释半天。
不过阿美显然也只是提一提,并没有深究。
好半天她抬起头来,她说:「你是刚毕业的哦,没有工作经验啊。」
我正了一下身子,认真地说:「我相信每个人都不是天生有工作经验的,重要的是看这个人有没有潜质,如果
有潜质肯定可以胜任工作,而且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胜任你交给的工作,我相信自己能很好地完成你吩咐的工作。」
她说:「就这么自信。」
我点点头,说:「是。」
她说:「你的资料我也都看过,而且听人也介绍过了,不错。」
我心里想,这个女的长得也不错啊,看起来也挺正常的,怎么就是一个同性恋呢?对男人没兴趣,还真奇怪。
看她今天穿的衣服还蛮暴露的,胸前也挺大的两坨肉。如果有可能我倒愿意陪她上上床啊。
最后她说:「这样吧,你明天上午九点来报到,不要迟到了。」
也了办公室的门,小娜姐打电话给我。问我:「怎么样了?」
我说:「小娜姐,谢谢你,明天上午九点来上班。」
小娜姐说:「谢我什么啊,都是你自己能干嘛。」
【完】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頁面於2017-12-11更新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