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青草,青青草在线视频,青青草免费视频,青青草视频免费观看
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相公,你好猛 1-7章完结作者菲菲
相公,你好猛 1-7章完结作者菲菲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青青草在线视频 青青草免费视频 青青草视频免费观看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序曲

香雾薄,透帘拢。

惆怅谢家池阁。

红烛背,绣帘垂,

梦长君不知。

——更漏子温庭筠

“威信镖局”是武林上首屈一指的大镖局,江湖上传言,威信镖局从不失镖,他们什么镖都运送,甚至连人也肯送,只要出得起昂贵的价码,他们就会负责到底,没把镖成功的运送至目的地,他们绝对会加倍赔偿货品的价值,令托镖的人十分放心。

在“威信镖局”内,除了馆主之外,就属里头的大师兄褚挽鸿的武艺最精湛了,外头甚至有传闻说,“威信镖局”的大师兄在武术上的造诣早就凌驾不管事的馆主黄展了。

不过,任凭外界如何的揣测,纵使不利的流言传入了镖局里头,大家却都不当一回事,至于黄展及褚挽鸿,也只是将这些流言当成笑话听听而已。

原因很简单,虽然褚挽鸿尊称黄展为师父,但事实上,他们的关系并不仅止于此而已,黄展是褚挽鸿的养父,两人的感情与亲父子差不多。

“这次又替镖局里赚进了千两的黄金,大师兄,真是辛苦你了,要不是有你的话,怎么可能这么成功的将这批货送至江南去呢?

“那时就有风声说,有几批流寇对于这批货虎视眈眈的,要不是听到我们大师兄亲自来押送这批货的话,那五、六群流寇早就倾巢而出了。”褚挽鸿的三师弟廖培璋手拍着褚挽鸿的肩,对于他这个大师兄的事,他根本就是打从心里头佩服。

“这是大家的功劳,我不敢居功。”褚挽鸿虽然年仅二十二岁,但是,却予人无比严肃的感觉。“有关于此次运镖的事就别再多提了。”

“大师兄,话虽然这么说,但是,所有的功劳几乎都是属于你的啊……”廖培璋嚷嚷着。
“你有这种闲工夫去碎嘴,还不如去练练前几日师父所教的那些武功!”褚挽鸿冷声说道,率先走入“威信镖局”的大厅。

“师父!”他以凌厉的目光看着坐在首位的黄展,“徒儿押镖回来了。”

“好好……”黄展欣喜的点点头,手持着白胡子,“这次真的又辛苦你了。”

黄展从首位上走下来,站在褚挽鸿的面前,拍了拍他的肩,“有你办事,我就放心多了。”
“师父,这是徒儿应该做的。”

“看看你,成天练功、押镖的,为师的都忘了要帮你娶一房媳妇了,你的年纪也不小了……”黄展疼惜的说。

“是啊、是啊……师父,大师兄都已经二十二了呢!”

“住嘴!”褚挽鸿大声的吼了陈艺方一声,“你现在就去给我扎马步。”

褚挽鸿的脾气暴躁向来是众人皆知的事,为了不让他发飙,大家总是在他的眉头紧紧皱起时,就知道识相的逃命去了。

“是的,大师兄。”陈艺方连忙走出大厅。

“师父,徒儿年纪还轻,并不急着成亲。”褚挽鸿推拒道。

听到褚挽鸿的话,廖培璋在一旁吞了吞口水。

其实,谁管大师兄成不成亲,重点是,褚挽鸿的脾气真的是太差了,如果他们几个师弟做错了事,轻的处罚就是去蹲蹲马步、举举水桶;而重的处罚则是得与他相互“切磋”武艺。

但是,褚挽鸿对于他们几个师兄弟根本就是毫不留情,他才不管他们的武艺如何,一次便使足了十成十的功力,每个人都被他打得落花流水。

而大家可都真的是受够了!

由于褚挽鸿有那么暴躁的脾气,大家都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,所以,几个师弟们才会向师父“献计”,要师父尽早帮褚挽鸿娶一名美娇娘,希望因此得以改变他那种暴躁的个性、转移他的注意力,让大家往后的日子都能好过一些。

其实,褚挽鸿长得一点儿都不丑,相反的,他可是俊逸极了。

以他有棱有角的轮廓、如刀斧所雕刻出来的五官、英挺的外表、伟岸的身形,常吸引不少附近的姑娘家来偷看他,但是,褚挽鸿向来不为所动。

就算是有再美丽的姑娘家由他的身旁走过,他也是连看也不看人家一眼,一点感觉也没有。
而且,他们几个师兄弟也研究过了,以褚挽鸿的外在条件,是不可能找不到姑娘家喜欢他的,除非他不要。

为了避免褚挽鸿推拒,他们几个臭皮匠就拜托师父向他说明这件事,因为,以褚挽鸿的个性来说,是不会拒绝师父的任何要求的。

廖培璋走到黄展的身旁,附在他的耳畔讲了几句话。

“你向师父说些什么?”褚挽鸿只见黄展一听到他师弟的话之后,瞬间眉开眼笑,让他不悦的挑起了剑眉。

“大师兄,哪有?我们怎么敢在师父的耳边嚼舌根呢?”廖培璋讪笑道。

“那是最好的了。”

“挽鸿,你也知道师父年纪大了,所以,你还是顺着师父的意,娶一房媳妇吧!免得师父没办法看到你的妻子。”黄展故意这么说。

“师父,你想太多了……”

“不管怎么样,事情就这么决定了,我得正式去找个媒婆来帮你找一门亲事。”未等褚挽鸿有任何的回应,黄展便自己决定了。

“师父……”目送黄展走出大厅,褚挽鸿意外的发觉到他的师弟正在一旁偷笑着。“你笑什么?”看那种笑容,分明就是心中有鬼!

褚挽鸿伸出大掌,在廖培璋还来不及偷溜之时,伸手拉住了他的衣领。

“为什么你听到师父说这些话会这么的高兴?”他锐利的眼神让廖培璋心虚的只能低下头。
“师兄,你怎么这么说呢?”廖培璋连忙摇头兼挥手,“听到大师兄要成亲了,我们这些当师弟的当然很开心了!难不成你要我们哭吗?”他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,望着四周的弟兄,企图得到他们的认可。

由于这场计谋是“威信镖局”上上下下全都有份的,如果事迹一败露,大家就都玩完了,就是因为他们有“唇亡齿寒”、“唇齿相依”、“共体时艰”,所以根本没有半个人敢表示意见。

大家的心中全都只想着一件事

只要一想到他们伟大的、受众人景仰的、敬佩的大师兄,在娶了媳妇之后,个性就不会再这么的暴躁,也不会心情一不爽就拿他们这群师弟开刀,大家就很有默契的点点头。

“是吗?”他怀疑的问道。

“这是当然的了,大师兄!”

“你们几个要是存心想设计我的话,就给我小心一点。”说完,褚挽鸿转了个身,大步的离开了大厅。

而在场的人则因为他那句“给我小心一点”的话语,忍不住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脖子。
“三师兄,这……这怎么办啊?”一群师弟们全都害怕的看着廖培璋。

“这有什么好怕的?”廖培璋瞪着众人,“瞧瞧你们一个个怕成这副德行,真是没用!”其实,他自己也是怕得要死,“告诉你们,等大师兄成亲,娶了个美娇娘之后,他感激我们都来不及了,又怎么会怪我们呢?”

“三师兄,这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你们几个不要凡事只往坏的方面想,你们要想想大师兄感激我们的样子。”廖培璋教训道。

“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什么?你们忘了上个月大家因为差一点失镖而被大师兄痛揍一顿的事吗?”廖培璋提醒道。

“这……”听到廖培璋这么说,大伙儿的脸立刻都变得像苦瓜一般,因为,那次的失镖事件发生后,褚挽鸿曾狠狠的训了他们一顿,每个师兄弟都被他饱以一顿老拳,隔日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鼻青脸肿的。

“可是,大师兄的脾气这么暴躁,万一人家姑娘被他吓到,这可怎么好呢?”其中一名师弟说出大家心里的想法。

“对啊!若是大师兄娶了哪家的姑娘,脾气仍旧不改,镇日的凶大嫂,那大嫂不是太可怜了吗?”

“对啊、对啊……”众人一起点头。

“放心啦!人家不是说过,英雄难过美人关吗?咱们家的大师兄虽然个性严肃了些,但还不至于不知道要怜香惜玉吧?”

“呃……”大伙儿可不敢将褚挽鸿的个性想得太好,便纷纷支支吾吾,你看我、我看你的,久久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“算了、算了!这件事等之后再说吧!”关于这件事,廖培璋也没有多大的把握,谁知道褚挽鸿在娶妻之后个性会不会改呢?

不过,这之后的事就都不关他的事了,若是他们夫妻的生活过得好,这当然就很好了,他当然有权利去居功罗!但是,若是不好的话,他也只能对他大师兄的那位小妻子寄予无限的同情罗!唉……

相公,你好猛第一章姻缘

黄菊枝头生晓寒,

人生莫放酒杯干。

风前横笛斜吹雨,

醉里簪花倒着冠。

——鹧鸪天黄庭坚

可家庄是这个镇上有名的大户人家,可家庄的可员外为人乐善好施,几年前,老天一直不下雨,老百姓们苦不堪言,可员外便开粮仓赈灾,深受地方上人民的景仰。

此时,在可家庄里——

可夫人的手中拿了一盅人参鸡汤走入大厅里,看着坐在案桌前的可威祥。

“老爷,我帮你炖了一盅鸡汤,你趁热喝了吧!”可夫人笑着说道,将鸡汤放在可老爷的面前,然后站在一旁。

“我现在忙着看这一大堆的帐簿,你少来烦我了。”可威祥皱起眉头,不客气的说道。
“但是,这个鸡汤已经熬好了……”可夫人欲言又止。

“拿下去吧!”可威祥挥了挥手,要可夫人将鸡汤拿下去。

“是的,老爷。”可夫人满脸愁容的端起鸡汤,正要踏出大厅时,在可家最受可威祥疼爱的女儿可艾伶手中抱着一只小狗,活蹦乱跳的走了进来。

“娘,你怎么了?”看到自己的娘亲一副委屈的模样,可艾伶用膝盖想也知道,十有九成又是她爹给她娘气受了。

“没什么。”可夫人连忙说道。

“你端这鸡汤是要给爹喝吗?”可艾伶虽然年仅十四岁,但却精明得很。

她爹可威祥虽然对她很好,但是,她总觉得她爹有一个很大的缺点,那就是什么事都爱命令她娘,他那种说话的语气连她听了都会“捉狂”。

而偏偏她娘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个性,说什么她的外婆在她出嫁的那天曾经千交代、万嘱咐,要她什么事都得听她爹的,这才导致她娘什么事都往肚子里吞。

难道她娘就不能有骨气一点吗?

谁说女子就一定得很卑微的顺从夫君说的话呢?

对于她爹娘相处的这种情形她早就看腻了,原本,她心想,既然无法替她娘做好心理建设,那她就朝她爹这方面下手吧!

但她万万没想到换来的竟然是被她爹狠狠的念了一顿。

她爹说她不知道是去什么地方学坏了,竟然有这种不像话的思想,还说姑娘家就是要以夫君为天地,夫君说一就是一、说二就是二,这样才算得上是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。

哎哟……这可怎么得了啊?她看她娘亲过得这么卑微、痛苦,可不愿意自己也与娘亲一般的歹命啊!

要是成了亲的姑娘家都得和她娘亲过相同的日子的话,那……那……那她宁可不嫁!她要在家里当大小姐!

“是啊!可是,你爹现在正在看帐本,没空喝这碗鸡汤。”可夫人苦涩的说道。

“小妍,你将我娘的鸡汤端过来。”可艾伶看着一旁的小婢女,交代她道。

“是的!小姐。”小妍从可夫人的手中接过那碗鸡汤,跟在可艾伶的身旁。

“伶儿……”可夫人不解的唤道。

“放心吧!娘,我不会让爹辜负你这碗鸡汤的。”她跨出莲足,走到正在处理帐本的可威祥身旁,用手推了推他。

“都说不要来吵我了,去去……”可威祥不耐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。

当他发现是他最疼爱的女儿站在身旁时,可威祥什么不耐烦的脸色全都在瞬间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喜悦之色。

“伶儿……”

“爹爹,你不喜欢伶儿对吗?”可艾伶抱紧了怀中的小狗,可怜兮兮的看着可威祥,“原来,你是这么不喜欢伶儿……”她哀怨的说道。

“伶儿,没有的事。”虽然他对于自己的妻子林仪贞向来不苟言笑,而且,说话十分的严肃,但是,对于可艾伶,他可是疼到心坎里去了。

因为,他这个宝贝女儿真的很会说话,就像是嘴上抹了蜜一般,每次一讲话,就彷佛要甜到他的心坎里似的。

“真的吗?”可艾伶睁着水汪汪的大眼,愣愣的看着可威祥。

“这是当然的罗!”可威祥让可艾伶坐在自己的身旁,“你可是爹爹的心肝宝贝呢!”
“爹爹有没有骗人呢?”可艾伶撒娇的问。

“爹为什么要骗你呢?”可威祥不解的问道。

“那爹就将小妍手中这碗娘炖的鸡汤喝下去。”她嘟着小嘴说道,那种模样看起来简直是可爱极了。

可威祥责难的看了林仪贞一眼,“伶儿,爹爹现在不想吃……”

“爹,你刚才还说我是你的心肝宝贝,现在看来根本就是骗人的!你若是真的疼爱伶儿,怎么会连一碗鸡汤都不肯喝呢?呜呜……”她小脸一皱、小嘴一扁,眼看泪水就要流下来了。

“伶儿,爹当然疼你啊!爹若是不疼你,怎么可能让你在外头捡这么多的小狗回来养……”看到可艾伶的眼眶红了,可威祥的心也急了。

“那你要不要将鸡汤给喝下去?”她抬起清丽的小脸,满怀期待的看着她爹。

“这……”

发觉可威祥有些迟疑,可艾伶的泪水又差点滚落下来。

“别哭、别哭……爹爹马上喝就是了。”他拿起汤匙,将汤一口一口的喝完,“这样子你该高兴了吧?”

他忍不住看了站在一旁的林仪贞一眼,“你还不让丫头快将汤碗给收下去!”他不悦的命令道。

“哦……是的!老爷……”林仪贞赶忙点头说道。

“爹,你不要老是对娘这样嘛!”可艾伶蹙紧了眉头说。

“你这个小丫头,又想要教训爹了吗?爹是哪一点不对了?”他点了点可艾伶的小鼻子,对于她一些古灵精怪的想法,他真的不是很能接受。

就像可艾伶总是爱说他对她的娘亲不好,说他总是对她颐指气使的,令她看了反感什么的,但是,对他来说,他其实觉得这一切都是很正常的啊!

“就是你的态度啊!你就不能对娘的态度好一点吗?”可艾伶生气的瞪着可威祥。
“爹又没有凶你娘,也没有骂她,我有哪一点对她不好了?”他对可艾伶的话十分不认同。

“爹,你的意思是说,你对娘的态度很好罗?那若是以后伶儿嫁人了,伶儿的夫君也是这么的对待伶儿,那爹也会觉得那是应该的罗?”可艾伶虚心的求教道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可威祥一时想不到要用什么答案来回答可艾伶的问话,只能支支吾吾的沉吟着。

毕竟,可艾伶可是他捧在手掌心上的宝,若是她在夫家受到什么委屈的话,那他可是会和他们拚命的。

“啊?难道爹希望伶儿未来的夫君也是这么对待伶儿吗?呜呜……你还说什么最疼伶儿,爹,我不要理你了啦……”可艾伶站起身,那纤细的身子与她爹可威祥的壮硕可是差远了呢!

可威祥长得肥肥胖胖的,满脸肥肉,还顶了一个圆圆的肚子,而可艾伶虽然是可威祥的亲生女儿,但是,论长相、身材,两人可是差多了。

不同于可威祥的外表,她的五官完全承袭了她的娘亲,唯一的差别就是,可艾伶除了那张惹人怜爱的小脸蛋之外,在她晶亮的大眼中,偶尔会闪烁着慧黠的光芒,但平常人是不可能会发现的。

“伶儿……”看到可艾伶跑远了,可威祥的心可是疼死了,他看着坐在一旁的林仪贞,忍不住怨道:“你看,伶儿生气了啦!这下可怎么办才好?”他这个女儿脾气一上来,总是拗得很,他好说歹说都是没有用的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林仪贞温顺的低下头。

“这什么?”他生气的瞪着林仪贞,“我不是告诉过你,叫你不要在女儿的面前净说一些有的没的浑话吗?你看看她现在气成这样,这该如何是好啊?”

“老爷……”

“你给我住嘴,真是的!”可威祥愤怒的拿起案桌上的帐本,忿忿的拂袖而去。

*******

可艾伶无聊的坐在后院的阶梯上,双手支着下颚,烦恼的看着在后院里玩耍的四、五只小狗。

这些小狗大部分都是可艾伶在外头捡来的,还有一些则是来到可家庄之后,便赖着不走而被她发现的。

可艾伶在捡了这些小狗之后,马上命人将它们洗得干干净净的,并且要人帮它们盖了一大间的狗窝,让它们可以过着舒舒服服的生活。

由于可威祥将可艾伶宠得简直是无法无天了,凡事都顺着她的意,而幸运的是,虽然他这么宠她,却没有让她养成那种骄纵到惹人厌的个性;相反的,她个性娇憨,除了偶尔会耍点小聪明之外,其他的事她都胡里胡涂的不太在意。

“小姐,你在想什么事啊?”她的婢女小妍见到主子这么烦恼,也跟着坐在她身旁关心的问。

“是啊!小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怎么这几天都是闷闷不乐的?”另一名常跟在可艾伶身旁的婢女小菱也坐到她的另一边。

两个婢女一左一右的,将可艾伶给夹在她们的中间。

“我的确是有一点点的心事。”可艾伶点点头,闷声说道,就是因为这件事让她真的很烦,烦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她捡起地上的苇草,无聊的在地上画着图。

“究竟是什么事啊?小姐,你不妨说出来,看看我们可不可以为你分忧解劳啊?”小妍自告奋勇的说道。

“是啊!你这样一直把事情闷在心里,可是会得心病的喔!要是让老爷知道小姐有个什么闪失的话,那我们可就惨了……”小菱担心的说。

因为,在可家庄可是流传着一句话,大家都说:宁可得罪可家的老爷子,也不要得罪可家的大小姐。

“是喔——”可艾伶拉长了尾音,“你们叫我有事就说出来,是不是?”她对一只黄色的小狗招招手,那只小狗立即跑到她的身旁,“好乖的小黄,真的好乖!”她笑着轻抚了抚小黄的头,而小黄也舔了舔她的手指。

“是啊!小姐,你就说出来让我和小妍听听看嘛!”

“那好吧!”可艾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“小妍、小菱,我以后是不是也会和我娘亲一样嫁人呢?”她问道。

“小姐,这是一定的啊!有什么问题吗?”小妍不解的问道。

“对啊!人家我前些日子才偷听到总管在和老爷闲聊呢!”小菱用力的点头表示意见。
“什么事?”

“小姐,就是有关于你的婚事嘛!你都尚未及笄,就已经有一些公子哥登门来求亲了耶!为此,老爷可是得意极了。”小菱眉开眼笑的说,彷佛是在说一件令可艾伶十分兴奋的事一般。

“那有什么好得意的?女儿都要送给别人虐待了,他还有什么好得意的?”她咕哝的碎碎念道。

“小姐,你刚才说什么,我没有听清楚,你可以再说一遍吗?”小菱以为自己有听没有到。

“没有、没有!我没有说什么。”可艾伶连忙摇摇头,“我刚才是说,我今年才十四岁而已,就已经有人登门来求亲了啊!”

“是啊!在这方圆百里之内,谁不知道我们可家庄可是出了一个美丽的小姑娘呢!”
“就是说嘛!”

“你们别说这个了啦!我不是要说这件事。”真是的!这两个活像小花痴一般的小婢女!她在心里想道,“小黄,来握握小手手……”

“小姐,那你到底要说什么啊?你不说清楚、讲明白,我们怎么可能会知道呢?”小妍忍不住好奇的问。

“你们说我以后也会和我娘亲一样嫁人,对不对?”可艾伶担心的再次确认。

“这是当然的了。”小菱用力的点点头,[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呢?”

“那我嫁人以后遇到的夫君,会不会与我爹一样呢?”可艾伶说出她心中最疑惑的想法。
“与老爷一样?老爷很好啊!怎么了?老爷有哪一点不好呢?”小妍满心疑惑的问道,她明明看到可老爷对人好到了极点。

“就是他对待我娘的方式啊!我很怕自己遇到的夫君会与爹一样。”这就是可艾伶一直在担心的心事。

“可是,老爷的为人真的很好呢!他可是我们这个地方的大善人……嗯!除了他对夫人比较有权威、比较严肃一点之外,其他的每个地方都很好啊!”小菱低头仔细的想了一下,便下结论道。

“是啊!就是我爹的这一点让我觉得最无法忍受了,为什么他要这么的对我娘呢?我娘又没有做错事!”一想到她未来夫君的个性很有可能与她爹一样,可艾伶的眉头便皱得紧紧的。

“但是……小姐,似乎每个男子都是这样对待妻子的啊……”小妍支支吾吾的发表她的看法。

“是这样的吗?”难道小妍是要她先做好心理准备,日后如果她的夫君也与她爹一样,那时,她才不会因为受不了刺激与打击而抓狂吗?

“没错啊!”两个小女婢一起点点头。

“不成、不成!”可艾伶立刻站起身,挥了挥手,“我还是无法接受我的夫君会和我爹一样。我得想个好法子,让他以后不会用那种态度对待我,而且—只要我一开口说话,我就要他对我言听计从。”她真的得好好的动一点脑筋,仔细的想一想了。

“小姐,这不太可能吧?”小妍差点以为她在说天方夜谭了。

“怎么不可能?”她瞪了一眼说话的小妍,“我这个人最不信邪了,我一向最爱化不可能为可能,不信,你就试看看,看我能不能做得到?”

说完,可艾伶转过身,长发甩开了一个漂亮的弧度,然后踏上阶梯,走过廊,准备回房去动脑筋。

见到自己的主子离开,两名婢女也不敢马虎,连忙跟着她的身后离去。

*******

“到底该怎么办呢?”为了这件事,可艾伶已经连续思考了长达三个夜晚了。

平时,她向来很少花心思在思考未来的命运这种高难度的事情上,但是,现在的问题是——这可是关系到她的未来幸福耶!

如果她没有想出一个很好的答案的话,那她以后的日子真的会过得很惨,就如同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一样。

看来,她真的得想出个好方法才行啊!

“小白是好孩子,好乖哟……真是聪明……”她边想边教她养的小狗坐下,她讶异的发现,她才刚教它做这件事而已,它竟然就在一瞬间学会了。

“你这么聪明啊?”她抚着小白的头,“小黑,过来,小黑是最聪明的好孩子!”她对着一旁的大黑犬说道。

而大黑犬在听到她说的话之后,马上摇摇尾巴,乖乖的走到她的身旁,在她身上磨蹭着。
咦……她好像发现了一样诀窍了哟!她的双眼不禁睁得很大。

难不成夸奖比责骂还来得有用?!会吗?

“笨小花,你再不过来的话,我就狠狠的揍你一顿喔!”她对另一只花色的小狗骂道。
只见那只花色的小狗却老大不爽的往一旁懒洋洋的趴下,彷佛没有听到她的命令。
“小菱、小妍,我似乎找到方法了。”她得意的对一旁感到无聊至极的婢女说道。
[方法?什么方法啊?”小菱不解的问道,不知道主子又想到什么无聊的事了?
“就是那个啊……我想到我以后要如何对待我未来的夫君了,嘻嘻……”她开心的说。
“对待未来的姑爷?”小妍不解的问:“可是小姐,你连未来的姑爷是谁都不知道啊?”

“笨!”可艾伶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敲小妍的头,“我先把方法想好,那我以后就不用像我娘一样,老是被我爹这样命令东、命令西的啊,”

“是这样吗?”小菱怀疑的问道。

可艾伶转过头望向小菱,“我告诉你,永远要相信你的主子我的话,那就准没错了!”
“好吧!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!”但她们其实才不相信可艾伶可以想到什么好方法呢!
*****

“阿牛,你今天的样子看起来迷人极了,而且,你身上穿的这件衣裳也很适合你呢!”可艾伶的小嘴自那天后就变得更甜了,她看着家里的长工,笑咪咪的说道。

自从她发现夸奖比责骂还来得有效之后,她便奉行着“每日一善”的道理,她那张原本就很会说话的小嘴就像是抹了蜜一样,上至她爹,下至小厮、长工,她总是时常夸奖他们,然后趁其不备,要求他们乖乖的帮她做事情,将他们给治得服服贴贴的。

可艾伶的眼眸如同新月一般,笑得弯弯的,她正看着憨厚的阿牛。

阿牛得到可艾伶的夸奖,黝黑的面容瞬间浮上了红晕。

[小姐,会吗?”阿牛搔了搔头,[我今天穿的衣裳和之前的都一样呢!怎么会看起来迷人极了呢?”

“咦……”可艾伶睁大了眼,“原来你穿的衣裳是跟以前一样的啊?那为什么你今天整个人看起来这么的容光焕发呢?是不是有好事要降临了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是不是阿梅知道你在喜欢她了?”可艾伶迳自说道:“阿牛,加油!我支持你,你今天这么帅,一定没有问题的!”她鼓励的说。

“小姐,这是真的吗?”阿牛听到可艾伶的话,心中真是感动极了。

他们府里就属这个小小姐最善体人意、秀外慧中,而且为人又不势利,十分体恤他们下人的辛劳,也常常与他们聊天,对他们来说,这个小姐真的很贤淑。

“这是当然的了!阿牛,你难道不相信我的话吗?我何时骗过你了?”她看着阿牛,委屈的说道。

“小姐,阿牛绝对没有那个意思。”因为,可艾伶在他们的心里就如同“神只”一样的伟大。

[这样就好了,阿牛,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话,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的,小姐。”阿牛用力的点点头。

“啊……阿牛,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想麻烦你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讨厌?”她欲擒故纵的说。
“这当然不会了……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说我可以麻烦你了吗?”可艾伶问道。

听到可艾伦这么说,站在她身后的小菱与小妍,忍不住掩嘴窃笑着。

真是奇怪了,她们的小姐还真的找到了如何不动肝火,就能轻轻松松的制伏人的好方法了,而且,这个方法还屡试不爽,从来没有失误过,同时,还帮她们的小姐赢得了好名声呢!

“这是当然的,小姐,你有什么事当然可以交给我做了!”阿牛拍拍胸膛说道。
“那……那……”可艾伶的小手绞着绣帕,可怜兮兮的望了阿牛一眼,“但是,我又怕你觉得我很过分,每次都这样为难你……”

“不会的,小姐有什么事,就直说好了。”阿牛早就中计了。

“好吧!那阿牛,你可不可帮我开门?我好久没有出去逛大街了。”看到阿牛为难的皱起眉头,“没关系,若是你不愿意的话,那就不要勉强了。”她又粉“善体人意”的说道。

“小姐,你说的事当然没有问题了,不过,老爷那边……”阿牛支支吾吾的说道。
“我爹那里啊?你想我爹那么疼我,一定是没有问题的嘛!”可艾伶说道。

“也对!”阿牛本来就已经够笨了,而可艾伶的话又让他完全失去了判断的能力,他只能跟着可艾伶的话往下思考。

“嗯——阿牛,你今天看起来真的很不一样,给人的感觉又神勇又威武,怎么会有事情可以难得倒你呢?”可艾伶继续灌迷汤。

“小姐说的是。”可艾伶的话简直将阿牛捧得飘飘然,浑然不知今夕是何夕了。
“那阿牛,你要不要帮我?”

“当然是没有问题了。”

“谢谢,阿牛,谢谢你了!”她甜甜的笑道。

在阿牛帮她们一行人开了后门之后,小菱忍不住对可艾伶说道:“小姐,你真是太厉害了。”

“哼!这点小事怎么可能会难得倒我呢?”她吐了吐小舌头,那种俏皮的模样,与她刚才称赞阿牛的态度,真的是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对她来说,经过这几个月努力的试验、磨练,她发现这招不管是对动物,还是对人,真的都是有效极了。

可艾伶也努力的将她的绝招“发扬光大”,而他们可家庄的可小姐秀外慧中的美名也不陉而走,一大票的老百姓全都在称赞她是个很好的姑娘家。

而且,大家还在传言,若能娶到可家庄这位贤慧的小姐,可是不知道修了几辈子的好香呢!

每每面对这些传言及大家的推崇,小菱及小妍这两个知道内情的下人就会忍不住的猛摇头,只能在心里感叹自己为何不像可艾伶那么会说话。

“小姐,你真是太厉害了,你想……你以后嫁的姑爷会不会也与那些人一样,被你治得服服贴贴的啊?”小妍问道。

“这还用说吗?我连我爹都制伏了,这世上不会有人比我爹更顽固的了。”她爹在被她洗脑之后,终于也改变了对待她娘的方式,知道要去尊重她的娘亲了。

这一点改变,简直让她高兴得手舞足蹈,人家她可是打从心底的佩服自己呢!

“也对,连老爷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又怎么可能会有小姐没有办法制伏的人呢?”小菱喃喃的说道。

“别说了,我们这就去逛市集,不然,等一下太晚回府里,可是会被我爹狠狠的念一顿的。”她笑道。

相公,你好猛第二章邂逅

不恨天涯行役苦,

只恨西风,吹梦成今古。

明日客成还几许,

沾衣况是新寒雨。

——蝶恋花纳兰成德

褚挽鸿坐在酒楼里,眯着眼看着第三个走过来与他攀谈的女子。

对于这些女子矫揉造作的态度,他已经看够了,也看烦了,从他一走进酒楼就一直坐在这里,连话都还没有吭一声,那些姑娘便一直猛巴着他不放。

一想到自己即将听从他师父的话娶妻,他的心情就莫名的烦躁了起来。

要是他师父挑的姑娘与这些酒楼女子一样的德行……他真的是连想都不敢想。

其实,他只不过是坐在酒楼里浅酌而已,一点都没有招惹到那些姑娘,但是,他本身具有的迷死姑娘家的气质,让那些姑娘家想抗拒都不行。

他有一双狭长的单凤眼、直挺的鹰勾鼻、细薄的唇瓣,虽然看起来很严肃,但对那些云英未嫁的姑娘家来说,可是拥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
“公子……”一名女子痴迷的看着褚挽鸿,在走到他身旁的时候,还故意扭了一下脚,让身子摇晃了几下之后往前扑去。

岂料,褚挽鸿的动作完全超乎一般人的想像,只见他懒懒的往一旁坐去,连手都没有伸出来,只是用狭长的眼眸冷冷的看着那个姑娘跌坐在地上。

“大师兄,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啊?好歹你也要伸手扶住那位姑娘,不是吗?”廖培璋不赞同的责备道。

“为什么要扶住她?”褚挽鸿冷淡的问道。

“要是让人家姑娘跌伤了,这可怎么得了?”廖培璋连忙从椅子上起身,走到一旁,将跌倒的姑娘扶了起来,温柔的问道: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“没有……”那名女子连忙难堪的跑远了。

“男女授受不亲,我可不想惹人非议。”褚挽鸿嗤道。

“大师兄,你的思想怎么像个老顽固一般呢?你才多大年纪啊?怎么说出来的话就像是七老八十一样?”哪像他,廖培璋心忖,他人生的座右铭就是: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啊!

“这样才是正常的!”褚挽鸿用力的点点头,饮尽了杯中的酒,“如果像你这样处处留情,将来万一出事的话,大师兄也帮不了你。”

褚挽鸿这番话训得廖培璋一时不知要将面子往哪里摆,连忙带开了话题。

“大师兄,那个……关于师父说要帮你找媒婆作媒的事,你有没有喜欢的人选?”他露出讨好的笑容,鸡婆的问道。

“你要是相中其中的某位姑娘,我可以帮你做主,请师父找人去说媒。”褚挽鸿说道,“以你这种心性,我看你还是先娶个妻子定下来吧,”

原本廖培璋是想带开话题的,但是,他没想到话题竟然又转回了原点,这让他不免有些气恼。

“大师兄……”他拉长了尾音。

“你只要将你自己管好就好了,毋需管我的闲事!”他的事他自己会处理,不用他这个专出馊主意的师弟来过问。

“好吧!”廖培璋很识相的端起酒杯轻啜了一口酒,看到店小二端着酒菜走上楼,他举起筷子,准备要开动。

“两位大爷,你们点的小菜来了。”店小二将碟子放在桌上,“大爷,请慢用。”他说完便离开了。

褚挽鸿慢条斯理的拿起筷子,正想夹菜之际,楼下的大街突然传来交谈声,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

“小姐,我们这趟出来逛大街是要买什么回去啊?”小妍笑嘻嘻的问道。

“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啊!咱们出来逛又不一定非得买东西回去,我们主要的目的就是出来闲逛的啊!”可艾伶用轻柔的嗓音说道。

“是这样吗?那出来又有什么意思啊?”小菱皱起了眉。

“你喜欢什么就买啊!”可艾伶大方的说。

“小姐,我真的可以买我喜欢的东西吗?”小菱欣喜的问道。

“当然!”可艾伶看到一旁的小摊子上所卖的簪花,“大叔,这些全都是你自己做的吗?”

“是啊!”小贩搔搔头,“小姑娘,你喜欢吗?”

“当然喜欢了,大叔,你的手这么巧,做出来的簪花可真是美极了呢!”可艾伶甜甜的笑说,不吝啬给予他人称赞。

“是……是吗?”小贩拿起其中的一支簪花,“那这个就送给姑娘吧!”

可艾伶连忙摇摇手,“这怎么可以呢?这是你要做生意的,我不能拿你的这支簪花。”
“这是我送你的。”小贩坚持道。

“不行、不行!”可艾伶向来行事有她自己的原则,她一点也不想占这些辛苦赚钱的小贩的便宜,“老板,这个怎么卖啊?”

“一支五钱。”

可艾伶与两个婢女总共挑了十来支发簪后,递给了小贩,“这些都是我要的。”
“那、姑娘,刚才那支我就算你一半的价钱好了。”小贩想出一个折衷的方法。
“真的吗?”可艾伶高兴的问道,要小妍拿出银两给小贩。

“是啊!”

“那就太谢谢你了,大叔!”

“小姑娘,有空再来这里看看吧!”小贩殷切的交代道。

“这是一定的,大叔,你卖的簪花这么美、手工这么细,我一有空就会来这里走走的。”可艾伶善体人意的说。

“小姐,我的脚有点酸了呢!我们去酒楼坐一下好吗,”

“你怎么这么没用啊?我们才刚刚溜出来逛了一下市集而已,你就脚酸了!”可艾伶敲了敲小菱的头。

“但是……”

“算了,我们就去酒楼坐坐好了。”她挥挥手,与两个小婢女一起上了酒楼。

当一抹粉红色的身影出现在酒楼时,褚挽鸿发现他根本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,他的视线紧盯着走在店小二身后的可艾伶。

但可艾伶并没有注意到褚挽鸿,她们三人就坐在他的隔壁桌。

“要吃什么,你们先点吧!”

察觉到褚挽鸿的心不在焉,廖培璋不禁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。

“原来大师兄你在看她啊!”廖培璋露出了笑容。

“你认识她吗?”褚挽鸿将视线转回,对上自己的师弟问道。

“果然,大师兄,我早就说你孤陋寡闻了,连这个镇上赫赫有名的‘可家庄’的可小姐都不知道。”廖培璋故意卖弄玄虚的说。

“可小姐?”

“没错!就是‘可家庄’的大小姐可艾伶嘛!传闻中说这位可小姐待人极为有礼,而且说话轻声细语的,是个十足的大家闺秀。”

“是吗?”褚挽鸿的眼神又不由自主的飘向了可艾伶。

“没错!”廖培璋用力的点头,“听说这可家的小姐尚未及笄就已经有许多人登门提亲了,但是,全都被可家的老爷轰了出门。”

“嗯!”褚挽鸿点点头,心中也认定以自己一介武夫,应该没什么希望。

突然,几个身形猥琐的男子走过她们的身旁。

“喂!小姑娘,我们徐大爷看上你了,要你当他的侍妾。”其中一名男人朝她们拍桌子叫嚣道。

“小姐……”小妍和小菱害怕的拉着可艾伶的衣裳,”这下怎么办呢?我们还是先回去好了……”

“啧啧……这做小姐的长得这么漂亮,婢女也长得不错,那就一起让我玩玩吧!”另一名男人也口出不逊的调戏她们。

[如果你们家公子想提亲的话,请上‘可家庄’,我们主仆只是出来游玩而已。”可艾伶的小脸上丝毫没有畏惧之色,只是冷淡的回道。

“原来是可家的小姐啊!”

“是的。”可艾伶点头。

几个小喽罗连忙走到一旁禀告那名自认为风流潇洒的主子。

一听到是可家庄的小姐,徐阿猪急忙站起身,抖动着身上的肥肉走到她们的身旁。
“可小姐,初次见面,在下是徐阿猪。”徐阿猪对可艾伶又是打躬又是作揖的,脸上还带着大大的笑容。

他穿着一袭白色的锦缎长袍,但那衣服就像是包不住他身上的肥肉一般,而他脸上的笑容,看在她们三个人眼中,则像是个垂涎美味食物的色猪一般令人作呕。

“你好。”可艾伶敷衍的打招呼。

“相逢自是有缘,不知可姑娘是否肯赏光与在下一同去游湖?”徐阿猪兴匆匆的问道。
在这里,哪有人敢不卖他徐阿猪的面子?他可称得上是地方上的恶势力呢!所以,他算准了可艾伶一定会答应与他一起前往他所包下的画舫。

“但是……”可艾伶为难的皱起眉头,“我爹要我马上回去呢!”

“只是游湖而已,几个时辰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。”徐阿猪不接受她的拒绝。

“这……与人一起游湖是没有什么问题,但是,我爹曾叮咛我千万别和畜生走在一块,尤其是猪……”

听到可艾伶说的话,在场的众人全都忍不住笑了。

而坐在她们隔壁的褚挽鸿也忍俊不住的微扬起薄唇,真是个有趣的姑娘家,他在心里想道。
“可姑娘你真是爱说笑了,我徐阿猪所包下的画舫根本就没有畜生,更何况,在下也十分讨厌猪啊!”徐阿猪不懂可艾伶的嘲讽,他心想,他只是想与佳人一起游湖而已,为何她会将这件事与畜生、猪牵扯在一块?

“哦?”可艾伶佯装惊讶的微扬起秀眉,“原来徐公子也讨厌猪啊?”

“是啊、是啊!”徐阿猪用衣袖擦去不小心滴落下来的口水,因为,可艾伶的一句“徐公子”让他全身都飘飘然起来。

“我还以为同类应该会互相喜爱才是呢!”可艾伶笑道。

这句话真的很令人发噱,终于有人克制不住,由闷笑声转为放声大笑。

而笑得最大声的便是坐在她们隔壁桌的廖培璋了。

“笑什么笑?”徐阿猪对廖培璋吼道:“要是让本大爷再看到谁笑,我就要人打断他的大牙。”

“是、是……我不笑就是了。”廖培璋见到褚挽鸿给他的手势之后,连忙止住了笑意。
“可姑娘,你刚才说什么、同类应该是互相喜爱。的这句话,在下听不懂,可不可以请可姑娘指点一下呢?”徐阿猪一副十分受教的表情,明明是个没读过什么书的人,但在佳人面前,又想要装成满腹文采,他的模样只是更令人看笑话而已。

“啊?徐公子,你不仅我说的话吗?我以为我说的话,大家都应该听得懂才是呢!”她看着小菱与小妍,“你们两个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?”

“当然听得懂啊!”她们用力的点点头,“要是跟在小姐的身旁这么久,连这些话都听不懂,那我们早就被小姐给撵走了。”

“是啊!”

“难道可姑娘说的是很简单易懂的话吗?”徐阿猪搔了搔头,不解的心忖,如果是这么简单的话语,那为什么他会听不懂呢?

“徐大爷……”站在徐阿猪身旁的小喽罗小声的唤了他一声。

“什么事?”徐阿猪对于小喽罗的举动有些生气,“你做什么这样鬼鬼祟祟的,等会儿让可姑娘取笑了!”他怒斥道:“有什么事就大声的说出来。”

小喽罗环顾了四周一眼,发现整座酒楼的二楼,所有的人全都把视线集中在他们这一桌上,于是他有些害怕,深怕等一下会让徐阿猪更糗,而徐阿猪也会将所有的怒气全都发泄在他的身上,那他可就真的是吃力不讨好了。

“徐大爷,真的要大声说出来吗?”小喽罗实在觉得不太妥当。

“这是当然的!”徐阿猪用力的点点头,“大丈夫怎么可以这么鬼鬼祟祟的呢?等一下要是让可姑娘取笑的话,那我就唯你是问。”

一句“唯你是问”令小喽罗害怕的全身发抖,“那小的就大声的说出来,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后果,徐大爷就别怪我了。”

“这是当然的!”徐阿猪表现得十分大方。

“好……”小喽罗清了清喉咙,大声的说道:“徐大爷,可姑娘的意思是在说你是一头猪!”

他这句话一说出口,大家便再也克制不住,顿时,整个二楼都是笑声。

“哈哈哈……好笨哟!怎么会有人这么笨?还要底下的人大声说他是猪!”一个小孩子笑道。

“是啊!儿子,你长大可别像那位爷一样笨。”

“放心吧!娘,不会有人像他一样笨的啦!”小孩用童稚的嗓音说道。

“小姐,你真的要和这么笨的人一起去游湖吗?”小菱掩嘴窃笑着。

“不要啦!我们会被人家嘲笑呢!”小妍赶快拒绝。

“放心,我才不会和猪一起去游湖呢!我刚刚不是说了吗?本姑娘是不和畜生同船的呢!”可艾伶自己也觉得好笑极了。

眼尖的她在见到隔壁桌的男人竟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后,她便朝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。

“你在搞什么鬼?竟然敢说本大爷是猪!”徐阿猪狠狠的揍了那个小喽罗一下,“你分明就是要让本大爷被人当作笑话看……”

“徐大爷,是你自己说要我大声说出来的啊!”那名小喽罗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,早知道他就跟站在一旁的人一样,紧闭着嘴巴就行了。

“去去……”徐阿猪推开那名可怜的小喽罗,愤怒的看着可艾伶,“你竟然敢骂我是猪?”

“啊?”可艾伶装出无辜的表情看着徐阿猪,“我有吗?是你自己承认你是猪的啊!”
“该死的臭娘儿们!”徐阿猪气得用力握住可艾伶的小手,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法从他的手中挣脱。

“放开我!”可艾伶不悦的吼道,而一旁的小菱、小妍也捶打着徐阿猪,要他放开可艾伶。

徐阿猪大手一挥便挥开了小菱及小妍。

“臭娘儿们,你竟然让本大爷丢脸丢到家了!我今天就非要带你去游湖不可!”他强装出来的潇洒气息全都没了,徐阿猪露出他的本性,高举起手,想一巴掌挥向可艾伶。

两个小婢女吓得惊声尖叫,原本充满了嬉笑声的酒楼也倏地安静下来。

就在徐阿猪的手要碰触到可艾伶粉嫩的脸颊时,突然,他发出了彷如杀猪般的叫声。
“啊……好痛啊……”

只见他的手背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根竹筷子,而竹筷子约没入他的手背一寸,鲜血正汨汨的流出。

可艾伶主仆立刻将视线转向褚挽鸿的身上,“你好厉害哟……”可艾伶的眼中闪着崇拜的光芒。

“你这个臭小子,竟敢暗算我!”徐阿猪以另一手握住受伤的手,大声的吼道。
“我以为我的举动大家都看见了。”褚挽鸿淡淡的说道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竟敢暗算本大爷!”徐阿猪怒目瞠大,死瞪着褚挽鸿及廖培璋两人。
“你不要命,就来找我们算帐吧!”廖培璋笑道。

一旁的小喽罗认出了褚挽鸿,连忙附在徐阿猪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。

徐阿猪听了,脸色大变,“哼……这次就饶了你们,我们走!”一群小喽罗连忙与徐阿猪离开。

“你真的好厉害哟……”可艾伶从椅子上站起身,走到他的身旁,“多谢公子搭救。”她用软软的女性甜美嗓音说道。

“不谢。”原本褚挽鸿是想照他习惯的方式,板起一张棺材睑来对待可艾伶,但是,他却意外的发现自己办不到。

他的酷脸在看到面前那张小小的心型脸蛋时,顿时困窘得满脸通红,而且也偏过了头。
“大师兄,你怎么了啊?”这还真是稀奇耶!平日不苟言笑的大师兄,在见着了这鼎鼎大名的可姑娘,竟然脸红了?!

廖培璋将视线转向可艾伦,“可姑娘,你好。”

“你好!”她甜甜的笑着,“他是你的大师兄吗?我刚才有听到你这么唤他。”她的注意力可是全部都放在褚挽鸿的身上呢!

“是啊!刚刚就是他用竹筷子射徐阿猪的。”廖培璋说道。

“我知道,我全看到了。”她发现褚挽鸿都没有将视线转向她,心中便有些难过。
“可姑娘,你怎么了?”廖培璋安慰道。

“你大师兄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她可磷兮兮的问道。

[讨厌?”廖培璋看了褚挽鸿一眼,[不可能吧!大师兄应该不会讨厌可姑娘才是。”
“但是,他从刚才就一直偏过头,根本就不看我。”她陈述着这个事实。

可艾伶的话语虽然很轻柔,但是,褚挽鸿还是全部都听进去了,因为,他的武功可是非常上乘,耳力好得很。

他连忙转过头面对可艾伶,“可姑娘,你误会了。”他脸上的严肃表情已经全都没有了,看着她的花容月貌,他的内心竟莫名的升起了一股怜惜之情。

[我真的是误会了吗?”可艾伶眨眨盈满泪水的翦翦秋瞳,[你真的没有讨厌我吗?”
“当然没有。”褚挽鸿不自在的点头。

原本生性就比较木讷的他,此时,就真的像是一块大木头般,不论动作、表情都显得十分僵硬。

“不过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拿筷子当武器这样射出来的,你真的好厉害耶!”可艾伶夸奖着。

“可姑娘,你过奖了,我们镖局里每个弟兄都会做这种小事的。”他红着脸说道。
“每个人都会做那又怎样?”她噘起小嘴,“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的厉害……”
“可姑娘……”他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你很有男子气概呢!在我身旁从来都没有人像你这么的厉害。”可艾伶又开始使用她夸人的绝招。

[是吗?”被一个姑娘家一直夸赞着,让褚挽鸿感到有些手足无措。

[是啊!那你下次也教我怎么做好吗?让我也来射射看!”她拿起竹筷子,仔细的审视着它,发现这桌的筷子和她们那桌的筷子差不多,重量都是一样,她不懂为什么他可以单凭一根筷子就可以轻易的伤人?

“可姑娘,你要学,可能得学很久……”褚挽鸿客观的说道。

“没关系啊!我可是找到了一个好师父呢!也许别人要学个三年五载,但说不定我只要学三天就可以了。”她乐观的说道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褚挽鸿皱眉思考了一下。

[怎么了?还是你不打算教我呢?”可艾伶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,[对了!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呢!那我要找谁去教我武功呢?”

“对啊!大师兄,你很没有诚意哟!”廖培璋笑道。

被可艾伶这么一说,褚挽鸿几乎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,他看着廖培璋,忍不住发怒道:“你给我住口。”

“是!”廖培璋也没有再自讨没趣的开口。

[我是‘威信镖局’的镖师褚挽鸿。”望着佳人的脸,他有些不自在。

“啊……我知道你,‘威信镖局’很有名呢!而且,你也很有名呢!今日一见,真的是‘闻名不如见面’,你的身手这么好、武功这么棒,这可是‘威信镖局’的福气呢!”原来救她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褚挽鸿啊!她在心里想道。

在尚未认识他之前,她就听过他的事了,传闻说,褚挽鸿押的镖从来不会失镖,而且,他为人严肃耿直、刚正不阿,今日一见,她才发现传闻说的全都属实。

“可姑娘过奖了。”

“我才没有呢!”可艾伶红着小脸说道。

“小姐,我们该回去了,我们出来得够久了。”小菱提醒道。

“是啊!再不回去的话,老爷说不定又要生气了呢!”小妍也跟着说道,她唤来店小二,匆匆的结了帐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她依依不舍的望了褚挽鸿一眼,“褚大哥,我得先回去了,你有空要来找我哟!”她殷切的叮咛着。

“嗯!”褚挽鸿点点头。

“你一定要来找我,教我武功哟!”她转过身,仍然不停的探头望向褚挽鸿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可艾伶挥了挥小手后便离去了。

褚挽鸿在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之后,便望向大街,看着她那一抹粉红色的小身影离开他的视线。

对于眼前的这一幕戏码,廖培璋觉得好笑极了,可艾伶与褚挽鸿分明就是在演出梁山伯与祝英台里的“十八相送”嘛!

“你笑什么?”耳力极好的褚挽鸿听见廖培璋的闷笑声,他的利眼扫了廖培璋一下,而廖培璋也识相的马上噤声。

“没什么!大师兄。”

“小二,算帐!”

*****

威信镖局的大厅里——

褚挽鸿魂不守舍的坐在大厅中,坐他面前的正是镇上最有名的媒婆。

王媒婆那张涂得鲜红的大嘴正不停的在褚挽鸿的面前张张合合的,而且,还说得口沫齐飞,让褚挽鸿感到十分受不了。

“怎么样啊?我说了这么多,褚公子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啊?像城东的豆腐西施白姑娘、城西的苏姑娘、城南的王姑娘、城北的吴姑娘,她们可都是十足十的大家闺秀,褚公子要不要考虑看看啊?”

王媒婆叨念着,她今日上威信镖局,除了是应褚挽鸿的师父黄展的请求而来之外,还肩负那城东、城西、城南、城北的四位姑娘所托。

这个镇上,大家一听到黄展要帮褚挽鸿娶媳妇,纷纷向王媒婆千拜托、万恳求,而王媒婆自然就收了不少的红包罗!

其中,当然以城东、城西、城南、城北这四位姑娘塞得最多了,而且,她们说好事成之后,还要包一包更大的红包,所以,王媒婆说来说去都是绕着这四位姑娘的身上打转。

“你闭嘴!”褚挽鸿终于板起了脸,对于王媒婆的那副嘴脸感到厌恶极了。

“哎哟……褚公子,你怎么生气了呢?”王媒婆拿着手绢在他的面前挥舞着。

“大师兄,你冷静一点。”看到褚挽鸿额头上的青筋都快要浮起来了,站在一旁的陈艺方连忙劝道。

褚挽鸿在忍无可忍之下,用力的拍了一下案桌,王媒婆因为惊吓过度而从椅凳上弹跳起来。
“褚公子,你怎么这么凶啊……你不知道对待姑娘家要温柔一点吗?”王媒婆指责道。
“我褚某人不管对待谁,一向都是如此。”褚挽鸿冷着脸说道。

“大师兄啊……”

“你出去!”他的耐性已经全消了,对着王媒婆大声吼道。

“褚公子……”王媒婆虽然不愿意就这么离开,但是,还是被廖培璋请了出去。

[大师兄,你为什么对王媒婆这么凶啊?她可是师父请来的耶!”陈艺方皱眉说道。
“你们敢说这件事你们没有份吗?”褚挽鸿倒了一杯茶,啜了一口,冷冷的问道。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“哼!”褚挽鸿看也不看他那几个吓得脸色发白的师弟,“你们现在就给我去练拳五个时辰,最好别让我发现你们在打混。”

“啊?”褚挽鸿的几位师弟一听到他的话,纷纷发出可怜的哀嚎声。

[还不去?”他又拍了案桌一下,一干师弟们连忙走出大厅到后院练功。

看到褚挽鸿这种暴躁的脾气,他们心中为褚挽鸿娶妻的决定就更加坚定了。

******

“什么?你们几个未经我的同意就擅自登门求亲?”褚挽鸿愤怒的心情全都写在脸上,他朝一个师弟的腹部用力的挥出一拳,被击中的那个可怜虫痛得躺在地上大声的哀嚎着。

几个师兄弟全都因为害怕而缩成了一团,此时在威信镖局的前院里,已经躺着几个因为被揍而爬不起来的师兄弟。

“快啊……你说啊……”他们几个相互推托着,大家都不想变成“人肉靶子”。

“我不要啊……”虽然口中说着不要,但是,可怜的廖培璋还是被推了出来,“大师兄,求你原谅我吧!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他怕得全身发抖。

“为什么做这种事?”褚挽鸿用力拉着廖培璋的衣襟,使出了狠狠的一拳。

他们竟敢瞒着他去向某大户人家登门求亲,而对方在一听到他的大名后,也很大方的允诺了这门亲事。

虽然内心有百般的不愿,但是,为了对方的名节,褚挽鸿是不能私下去退婚的。

心中有百般愤怒的他,当然只能揍几个兄弟出气。

“哦……”廖培璋闷哼了一声,抱着自己的腹部,心忖,该死的!他为什么要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啊?但是,他若不这么做的话,依他们大师兄这种暴躁的个性,他们铁定会死得更快,“大师兄,求你原谅……”

[原谅?你以为你们擅自作主,做出这种不可原谅的事,我会轻饶你们吗?”他冷声的说道。

“因为对方才刚及笄,听说就已经有很多人登门求亲了,为了怕大师兄的动作太慢,所以,我们才会擅自作主了。”

“好一个擅自作主!”

看到褚挽鸿一拳又要挥过来,廖培璋连忙出声道:“大师兄,且慢!我们真的是为你好啊……”

“为我好?”他才不信咧!

“是啊!你为什么不听听看对方是哪家的姑娘再揍我呢?我也是看你很喜欢那位姑娘,才敢做这种事的啊!”廖培璋赶快说清楚、讲明白。

“是吗?”他的利眼扫向几个抱在一起发抖的师弟们,“这件事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、当然,大师兄,这当然是真的啊……是三师兄说你一定会喜欢那位姑娘,我们才敢这么做的。”

“对方是谁?”褚挽鸿收回了拳头,心中暗自决定,要是廖培璋的答案不是让他很满意的话,那他接下来的这一拳可是会直接挥在廖培璋的俊颜上。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‘可家庄’的小姐可艾伶。”廖培璋大声的说完之后,连忙挤进一群抱在一起的师弟群中。

“‘可家庄’的可艾伶?”她不就是他那日在酒楼见到的佳人吗?他就是因为见到她而对她念念不忘的啊!

“是啊、是啊!就是可姑娘……”众人还是忍不住抱着发抖。

“可姑娘……”褚挽鸿不自觉的露出了彷如白痴的笑容,“你真的替我向可姑娘求亲了?”
“大师兄,这还用说吗?可姑娘上个月才刚及笄而已,若不赶快订下来,那还得了!”看到褚挽鸿脸上的那种笑容,大家才感到不那么害怕,而且,说话也比较大声了。

“对方答应了吗?”褚挽鸿还是不敢相信,没想到他这群师弟们竟然会对他这么好。
“当然答应了。”

“呵呵!真是麻烦你们了,你们几个真不愧是我的好师弟,算师兄没有白疼你们。”褚挽鸿拍拍了他们几人的肩头,转过身,露出一个呆滞的笑容,一步步走回自己的厢房。

“三师兄,你知道大师兄为何笑成这样吗?”一名师弟问道。

“笨!这一看就知道大师兄是因为高兴过了头,所以才会笑成这样嘛!”廖培璋用力的敲着那位师弟的头,别以为他不知道,刚才他被推出去的时候,就属这名师弟出的力气最大了。

“哎哟!是这样吗?但是,大师兄从来没有这样过啊?”

“这就证明了一件事,我们这个方法是真的有效,以后大师兄娶了媳妇,就不会再来管我们的闲事了。”

“也对……”众人全都开心的点点头。

【未完楼下继续更新】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
    頁面於2018-04-19更新.